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示范文书 >> 办案札记 >> 内容

遇上刑事案件,专业的律师远比资源重要 ——张王宏律师2019年上半年工作感悟

办案律师/作者: 张王宏 来源:金牙大状律师网 日期 : 2019-06-24


 张王宏:广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金融犯罪案件辩护律师暨金融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主任 

又到了一年过半的时候,习惯性地要回头看看过去的上半年。

不同于刚出来做律师,热衷参加各种聚会,到处去派卡片。“希望大家以后用不上我,因为我是刑事律师。”成了我现在的口头禅。

从毕业以来,算上任公职期间的,共承办了近千件刑事案。我知道,有事找律师,特别是碰上刑事案,总是不爽的。花费巨大不说,往往还面临妻离子散、骨肉分离,甚至身败名裂。遇到刑事案件,对正常人来说,一生中可能也就一次。

找资源?还是找专业律师?让很多人困惑。 

越来越多的人,会选择专业的刑事律师,是这半年,给我的最深感触。

北京的刘强,妻子因为非吸被捕后找到我。今年2月确定了委托见面时,刘强说,他见我之前,经过朋友介绍,先后接触过有10个律师、“能人”。

我远在广州,在北京没什么资源,刘总为什么相信我呢?我很好奇。

刘强说,其实在案发前,他太太已经意识到会出事,前后跟他讲过公司的一些情况。2月初,妻子被抓后,刘太太的上司李总,循线找到刘强,怂恿他托关系找人,前后介绍了好几个人。

“其中有一个胖子,好像官二代,开口就要N十万。”问他怎样运作,回答说要找公安上层。“接下来你甭管,反正到时人就出来了。”

刘强感觉不可信,跟家人商量后,没理他。过了年,也就是隔了十多天后,李总又找过来,说这次可以钱少点,也得几十万,找人运作后,元宵节人就能出来。

元宵节过后,又来找,说再给介绍个人,花了钱,五天人就出来了….

2月中见完刘太太,3月再见时,她说听经侦讯问时讲了,原来的上司李总也给抓进来了。

难怪有一段时间不见刘强跟我提李总,原来相信资源的人,自己都给抓进去了,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现在知道,刘强原属“京漂”,靠着自己的打拼,一路升任至外资公司高管,娶了北京本地的姑娘,也就是现在的刘太,曾长年驻国外跑业务,属社会中的金领。

我想,刘强是凭着自己的人生阅历,在一开始就否掉了暗箱操作、不透明的资源,而相信律师的专业。

资源是暗箱,专业是阳光。

今年5月拿到取消取保措施的赵晓明的妻子王静,有着类似的选择。

赵晓明,同样是外地来京发展的“京漂”,凭着出色的技术工作获得了留京指标,之后又跳槽出来自己打拼。不想,因为任股东的公司P2P出事,他也因涉嫌非吸被抓了。

赵晓明不出来,王静今后就得自己承担起两套房的按揭、接送和教育小孩的重担。

王静跟我说,她当时就意识到,这次选择,是她三十多年来人生中关键的一次。

事后证明,她也以自己的选择,成就了人生的“高光时刻”。

王静知道自己的丈夫,没有参与P2P的任何管理,只是一个挂名股东,小两口在出事前也说过这事儿。但如何和公权力机关沟通,她既不懂专业,也不懂方法。

但她说,冷静地思考了几个小时,她从自己的艺术专业出发,联想到自己不熟悉的律师专业。由此及彼,她选择了相信专业的刑事律师。

委托我刚开始时,还发生了一点小插曲,反映了王静的冷静。

原来,王静和赵晓明为规避北京房屋限购,曾“技术性离婚”,所以会见时,给了我一个对印章作了模糊处理的作废结婚证。结果进去后,看守所不认,人没见上。

丈夫赵晓明的其他家人都在乡下,怎么弄?毕竟十来天没有任何人见过赵晓明了。

王静很着急,跟我说,在看守所门口时,有人主动和她搭讪,说没有委托也能会见。

王静问我是否可信?

会见必须有近亲属的委托,这是法律的规定。所有材料必须留底,看守所通过网络系统也可以即时核实,北京作为首都,不应该是可以随便的地方。如果有资源就能无视法律规定,我认为是不可信的。原因是,我自己就曾在大城市担任过公安局的领导,在看守所也有做领导的同学,老实说,有时候帮忙打听个消息也可以,但违规会见,这样挑战神经的事情,自己没法开口,就是自己开口求别人,看守所的同学也不可能拿自己职业前途跟我做人情,要知道,政法系统从6年前就开始实行“终身责任追究”了,工作中的冒险极可能成为余生的遗憾、家族的污点。

这里还涉及一个体制内管理的规则问题。政法系统,都是严格的公务员管理体制,警察、检察官、法官,都走在“专而优则仕”的路上。也就是说,专业过硬的,都流向了更高一级的领导岗位。从个人发展、职务晋升来讲,当然无可厚非。但这样会造成一个问题,就是领导岗位日复一日的行政管理、纪律教育、培训学习,会让领导变得对一线业务生疏、知识老化。越是在领导岗位呆的时间长的大领导,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脱离一线工作,其实知识已经严重老化。更要命的是,领导岗位的调整,是不看专业的。某专业出身的领导,可能管的是另一方面的工作。这样,在你托人找关系找到领导时,其实领导心里也是打鼓的。而法律最讲证据,领导恰恰没有时间、没有精力,耗费在刑事案件浩如烟海的动辄几十卷、上百卷,甚至是几百卷、几千卷的证据材料中。你托的事,TA只能听你讲,但其实心里是狐疑的:“真正没问题,就不怕事儿,现在来找我,还送钱,还送这么多钱,必然是有问题的。我没多少年就退体了,可不能败在这事儿上”。

有人认为,领导可以安排其下面的专业人员帮忙分析。其实,领导不得过问个案,2013年开始,已经成为政法系统的铁律。而政法机关内部,还有公开以及隐密的监督举报机制,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这样暗地里的事情,公开地“私事公干”,风险很大,也不现实。从这一点看,体制内的监督,真和前几年火爆的连续剧《潜伏》很像。这是你找到领导本人的情况,而如果找的是中间的“托儿”,情况可能就更复杂了,分分钟被骗了还在帮别人数钞票呢。而且,单纯从逻辑上说,也是不通的:领导本人都搞不定,通过中间人只会吃多一层水,除非你家有矿,不怕给骗。

江湖上流传的传说,说领导的托儿是忠诚的,绝不会出卖老大。真是这样的吗?

事实上,最近曝光的原云南省省委书记秦光荣自动投案,就和之前跟秦光荣来往过密的老乡蒋政江外逃加拿大有关。而众所周知,当年武汉市中院13名法官涉嫌受贿犯罪,同案中就包括律师44人。这些涉案人,在出事前,无非也就是领导和托儿的关系。而真正在面临名誉、财产、自由时,就树倒猢狲散了,哪有什么牢不可破的同盟。看过《人民的名义》就知道,反腐反贪的优秀干部最擅长的,就是突破各种攻守同盟。

资源的运作是不透明的,专业的操作是清晰可见的。    

可是毕竟相互不熟悉,这些话,是我一刹那的反应,却不能直接和王静说。

于是,我这样告诉王静:如果确实有人承诺你能会见,反正花点小钱也没所谓,但你可以设置几个,只有你和赵晓明知道的“小秘密”,这样完了就能知道,对方是真的见到了,还是转个圈,瞎忽悠你。

王静居然相信了我,没有委托看守所门口有“资源”的人!

她连夜和老公家的妹妹联系,第三天拿到了家公的亲属关系证明,第四天终于完成了会见。

赵晓明的案子,我前后跑了三趟,递了两份法律意见给检察官,又当面和检察官沟通。在去年5月9日,在被刑拘第37天的晚上,赵晓明被取保释放了。今年5月6日,签解除取保的申请时,还专门给电话我,问我意见。

资源是虚无飘渺的,专业是清晰可见的。这是我近年来成功取保的32个案子中的一个,也是刘强找到我的原因。

王静有一个强大的内心。而她能相信我,其实更多的,是基于她自己的人生阅历得出的经验,是她的所想、所见、所闻,让她相信这个社会在一步步真正迈向法治。

相比赵晓明,刘强的太太现在还没释放,但刘强没有怨我。刘强看过我的法律文书,对文字赞赏有加。委托我已经4个月了,隔一个月左右,刘强会催我去见见他太太,交代一些家里的事情。

现在,案子快到审查起诉阶段了,希望捕诉合一后的新政策,能变成照亮刘太太人生的阳光,我也会把之前的成功经验,尽责地用在相信自己的刘强亲人的案子上。

今年上半年,其实还发生了很多事情。其中,有常州黄女士非吸案赢得了诈骗450万无罪和非吸1.6亿顶格轻判三年的判决,有吉林四平李军审查起诉阶段三罪中撤销一罪并从轻定性两罪,也算实现了审查起诉阶段的无罪。

还有,就是慕名而来的外地客户越来越多,又有一些案子,烂尾了才想起找专业的律师。比如,吉林的黄女士,否掉了之前的律师,5月份托朋友上门到事务所找到我,未曾谋面就确立了委托关系。比如,有素昧平生的山东余老板一行5人,因为了解到我的情况,千里迢迢过来北京见面,要委托我。还有湖北的王女士一家四口,从湖北跑来北京见我,委托她父亲的案子。

刑事律师,承载了各种矛盾不可调和之后的残局处理,亲眼目睹他人的悲欢离别。面对当事人的信任,更多的是不矜不喜的冷静。同时,用自己的能力、技巧、经验、方法,尽责尽力地帮助当事人,回报当事人的信任。

回想起今年上半年审判阶段的无罪,审查起诉阶段的无罪,还有审查起诉阶段的成功取保,我相信,这些是资源花再大价钱也无法“搞掂”的。这也是专业刑事律师,回报当事人的最好方式。

(本文情节全部来自真实案例,所涉人物均为化名)

——张王宏律师2019年6月23日


阅读量:158 PC版链接 移动版链接

张王宏
张王宏金融犯罪案件辩护律师
证件号:14401201610349730
紧急刑事案件咨询可直接加广强律师事务所主任、刑事律师王思鲁微信向他反映(通过王律师手机13802736027)
如情况紧急,请直接致电:13802736027 电话:020-37812500
推荐专题
江苏陆某被控贪污罪、挪用公款罪一案(挪用公款罪不成立)
张某被控盗窃罪一案 (取保终无罪)
曾X华被控贪污罪一案(缓刑)
汪某胜被控贪污罪一案(不起诉)
赖某被控非法经营罪一案(不起诉)
原央视主持人方宏进被控合同诈骗罪一案(不起诉)
王艺被控合同诈骗罪一案(无罪)
雷庭被判非法拘禁罪一案(终获无罪)
李某甲被控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采矿罪一案(不起诉)
马勇明等被判贩卖毒品罪一案(无罪)
推荐阅读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案件不予批准逮捕得以释放的八种情形
王思鲁:关于刑事律师的“真货”营销
拒绝迟夙生律师出庭,实际是侵犯了被告人明经国的权利
广强农村两委犯罪案件辩护与研究中心简介
七年了!今天,被告人高海东被控故意伤害案终于落下帷幕!
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中介绍行为的有效辩护研究
没有纸上谈兵的刑事辩护
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
“大妈讨债团”是黑社会性质组织吗?
贷款诈骗罪相关法律法规(2017版)
最新文章
一线毒辩律师黄坚明:何以狙击“死立刑”毒品命案成功,26页辩护词来告诉你!
广强律师事务所党支部组织开展“七.一”党务工作专题活动
李某某涉嫌诈骗罪一案(正在办理中)
梁某某涉嫌组织非法聚集罪一案(正在办理中)
给年轻刑辩人点意见
刑民交叉视野下互联网金融犯罪的证据认定
孙某某被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罪一案(正在办理中)
吕某某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一案(正在办理中)
刑事案件无罪有哪三种可能?重大刑事案件成功辩护有什么方法?——说给青年律师的刑辩经验6条
张王宏律师今日感言|无罪的判断依据

紧急重大刑事案件咨询可直接加广强律师事务所主任、刑事大要案辩护律师王思鲁微信向他反映(通过王律师手机13802736027)

如情况紧急,请直接致电:13802736027 电话020-37812500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天河路45号恒健大厦23楼(地铁动物园站C出口直走400米左右,东风东路小学天伦校区旁,原名天伦大厦。)

邮政编码:510600

Copyright 2013金牙大状律师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网赌被黑怎么办粤ICP备180134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