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牙学院 >> 金牙释法 >> 内容

传销犯罪的法律适用—兼论组织、领导传销罪与非法经营罪、诈骗罪的界限

作者:潘星丞 日期 : 2017-08-25

华南师范大学法学院 潘星丞

摘 要

《刑法修正案(七)》设置了组织、领导传销罪,但关于传销定性的《批复》仍未失效。为履行入世承诺,避免国际贸易摩擦,对传销不能一概视为犯罪。“传销”含义随国家政策不断变化,需准确界定其范围才能正确适用法律。传销犯罪不能认定为诈骗,其法律适用应为“双轨制”模式:“团队计酬”仍属非法经营罪,而“拉人头”、“收取入门费”则应定为组织、领导传销罪。“双轨制”从立法理由看,具有应然性;从刑法解释看,具有实然性。

关键词 传销组织 领导传销罪 非法经营罪 诈骗罪 “双轨制”

问题的提出

《刑法修正案(七)》对传销犯罪法律适用的影响

《刑法修正案(七)》出台之前,传销犯罪应认定为非法经营罪,其依据为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情节严重的传销或者变相传销行为如何定性问题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刑法修正案(七)》第四条增设了组织、领导传销罪,此后《,批复》是否依然有效?对传销犯罪应如何适用刑法?有学者认为,今后对于传销犯罪一律按组织、领导传销罪定性。因为,《批复》将传销认定为非法经营罪的做法使非法经营罪成为新“口袋罪”;如将传销独立成罪,更符合罪刑法定原则。这种观点主张《批复》因《刑法修正案(七)》的出台而“自然失效”。

细观之,此观点过于武断:(1)使非法经营罪成为新“口袋罪”的,不是《批复》,而是该罪的“兜底”条款:第225条第(四)项(“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使得该罪包罗万象。与《批复》类似的其他司法解释,并未被视为“口袋罪”的“作俑者”,例如,2000年最高法《关于审理扰乱电信市场管理秩序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扰乱电信市场管理秩序,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225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可见,修正刑法专门规定传销罪,显然不是因为《批复》制造了“口袋罪”。(2)《批复》不具备“自然失效”的条件。所谓“自然失效”,是指新法的施行使旧法丧失效力。就形式而言,新、旧法同属法律;就内容而言,新、旧法的调整对象相同。而《刑法修正案(七)》与《批复》却不存在这样的关系:二者分属法律和司法解释,并非新法与旧法;二者的调整对象也存在区别:《批复》没有对传销进行定义,交由行政法规(主要是《禁止传销条例》)决定,包括“拉人头”、“收取入门费”和“团体计酬”三种类型;而《修正案(七)》重新划定传销范围,即“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不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行为。可见,该“传销”定义只包括“拉人头”、“收取入门费”,而不包括《禁止传销条例》中的“团队计酬”,范围明显缩小,如只适用《修正案(七)》,显属打击“不足”,与国家加强惩治传销的立法背景不符。显然,这种法律适用观点难以自圆其说。

入世承诺对传销犯罪法律适用的影响

如果《刑法修正案(七)》实施后,刑法对各种传销行为一律按组织、领导传销罪定罪处罚,将会对直销行业产生消极影响,容易造成国际贸易摩擦。有学者指出:“传销,在国际上亦称‘多层直销’、‘网络销售法’,是直销的形式之一。中国已明确承诺,在加入WTO后的三年内对直销开放,解除‘无固定地点的批发和零售服务’的市场准入限制,按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议定书附件九规定的零售的定义,将直接销售业纳入‘无固定地点的批发或零售服务’的范围之内,从而将多层次传销之经营方式予以合法化。目前,我国只开放了单层次直销,而对传销全面禁止并且以入罪化的方式予以严厉打击,很显然和我国上述入世承诺相冲突,难免会引起WTO其他成员国的不满,为贸易摩擦埋下隐患。”

实践中,持此错误观点的人不在少数,以致人们对传销入罪的评价并不乐观,甚至不少人对刑法典增设传销犯罪表示担心,33%的被调查者认为会在短期内导致中国直销市场“陷入低谷”,51%的人认为将导致直销行业的投资者“投资信心受挫”。有36%的被调查者在支持将“传销罪”列入刑法的同时,表示“希望开放多层次直销”。

综上可见,关于传销犯罪的法律适用,有两个需要考虑的问题:(1)既然《批复》尚未失效,那么,对于传销犯罪,究竟应认定为非法经营罪,还是组织、领导传销罪?二者之间的界限如何?(2)既然我国已加入WTO,刑法在规制传销犯罪时,是否考虑到我国解除“无固定地点的批发和零售服务”市场准入限制的承诺?

法律适用的前提:“传销”的界定

要讨论传销犯罪的法律适用,首先要明确传销犯罪的范围,即可能构成犯罪的传销行为的范围。这与传销的定义和我国对传销的政策相关。传销是中国特有的名词,是伴随着直销这一营销模式进入中国内地而出现的。由于传销在我国发展引发的混乱状况以及国家政策的不断调整,其内涵和外延一直处于变化之中。

第一阶段:直销式“传销”,在1998年禁止传销之前。这一阶段的“传销”实际上是国际营销学意义上的直销,分为单层次(singlelevel)直销与多层次(multilevel)直销,是合法的,可以进行登记、经营。此“传销”含义与今天相去甚远。而“非法传销”则与“金字塔销售”、“滚雪球”等概念重合。

第二阶段:广义“传销”,自1998年国务院发布《关于禁止传销经营活动的通知》,至2005年国务院颁布《禁止传销条例》与《直销管理条例》(广义“传销”)。由于传销(直销)传入中国后,配套法律制度缺乏,非法传销和变相的非法传销迅速发展,产生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这是决策者始料未及的,仓促之间,国务院发布上述《通知》,指出:“传销经营不符合我国现阶段国情……。自本通知发布之日起,禁止任何形式的传销经营活动。此前已经批准登记从事传销经营的企业,应一律立即停止传销经营活动。”这一阶段传销的外延扩大了,既包括直销(单层、多层)也包括“金字塔销售”,均为非法,合法传销与非法传销的区分不复存在。

第三阶段:狭义“传销”,自2005年国务院颁布《禁止传销条例》与《直销管理条例》之后,直至现在。由于2001年我国正式加入WTO,承诺在三年内解除“无固定地点的批发或零售服务”的市场准入限制。为此,国务院颁布了《直销管理条例》,将单层次直销从传销中分离出来,并设置了使之合法化的行政许可程序。同时在《禁止传销条例》第2条、第7条分别对传销进行了概括定义和列举,将传销分为三种类型:“拉人头”、“收取入门费”和“团体计酬”。

上述两《条例》限缩了“传销”概念,使“传销”和“直销”(单层次)在概念上产生区别,在一定程度上将直销合法化,部分兑现了入世承诺,有其进步意义。但这种概念仍存在缺陷:“传销”仍包含多层次直销,违背了国际通行的做法,潜藏着国际贸易摩擦的可能性。

从我国“传销”含义的变化来看,已由一个中性词变为贬义词,其内容已从国际上的“直销”逐步向“金字塔销售”过渡,这个过渡虽未最终完成(现阶段的“传销”还包括多层次直销),但这是必然趋势。因为“多层次直销是单层次直销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市场经济的选择。”可以预见,今后我国的“传销”,应不再包含多层次直销,而专指“金字塔销售”。在这种情况下《,刑法修正案(七)》的出台,恰恰为解决这个问题提供了良好的契机。

从起草过程来看,2008年8月25日的“刑法修正案七草案”一稿规定:“组织、领导实施传销行为的组织,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传销行为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确定。”这里对传销的定义采用空白罪状:“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确定”,即依《禁止传销条例》确定,就是以修正案的形式将多层次直销作为犯罪,弊端明显。2008年12月22日“草案”二稿(该稿最后获得通过)则全然不同,对传销采用了叙明罪状,入罪的“传销”仅指“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不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行为。这与《禁止传销条例》不同:仅包括“收取入门费”(“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和“拉人头”(“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不断发展他人参加”),不包括“团队计酬”(多层次直销)。

由空白罪状改为叙明罪状,固然是因为“有些常委委员提出,草案对传销犯罪的规定比较笼统;将组织传销行为作为犯罪,其构成要件应由法律规定,不宜规定按行政法规的规定确定。”但这一改变,却无意中契合了实践的需要,为区别对待不同的传销行为,实行“双轨制”奠定了基础:一方面,将入罪的“传销”限定在“拉人头”、“收取入门费”这两类“金字塔销售”行为上;另一方面,由于我国市场尚未完善,依《禁止传销条例》规定“,团队计酬”仍属传销,但《修正案(七)》没将这种传销方式作为组织、领导传销罪处理,为今后行政法规将其还原为直销并解除市场准入限制减轻了阻力,具有一定的前瞻性。

可以说,民众对于传销入罪的担心,就“草案”一稿而言,是确实存在的;但就“草案”二稿而言,这种担心就完全是误读了。

传销犯罪法律适用的“双轨制”模式

由上可见《,刑法修正案(七)》之后,刑法对传销的规制已由“单轨制”转为“双轨制”,即对不同性质的传销进行区别对待:“团队销售”仍定性为非法经营罪;“拉人头”和“收取入门费”应认定为组织、领导传销罪。对此,可分别从《刑法修正案(七)》的立法理由和刑法解释进行分析,前者是从应然角度出发的功利论论证,后者是从实然角度出发的解释论论证。

从立法理由上看“,双轨制”具有应然性

从立法理由来看《,刑法修正案(七)》之所以增设组织、领导传销罪,是因为原有罪刑体系无法正确规制所有的传销,否则,刑法对此无需修正。

《刑法修正案(七)》出台之前,司法对于传销犯罪的定性,依据2001年的《批复》。《批复》对传销的界定采用空白罪状,因而对这一刑法规制对象的理解应随行政法规的变化而变化:(1)2001年《批复》中的“传销”,一开始是根据1998年国务院《关于禁止传销经营活动的通知》确定的广义传销(第二阶段的“传销”),无论是“金字塔销售”还是直销(单层、多层),都是传销,均依《批复》定罪。当时传销正从合法(第一阶段)转为全面禁止(第二阶段),对于仍然从事传销的行为以非法经营罪论处是有一定道理的。(2)自从2005年《禁止传销条例》之后“,传销”已限缩为狭义传销(第三阶段的“传销”),仅包括“金字塔销售”“(拉人头”、“收取入门费”)与“团队计酬”(多层次直销)。狭义传销仍依《批复》认定为非法经营罪。而单层次直销已被排除出“传销”范围,但需经批准才能经营,如未经批准,可直接认定为非法经营罪,不需再援引《批复》之规定。

但《批复》将“金字塔销售”与“团队计酬”不加区别地认定为非法经营罪,存在不妥之处。不少学者认为,传销在客体、客观方面均与非法经营不同,将非法传销定性为非法经营罪存在弊端,应另定新的罪名。这种观点有一定道理,但也存在“一刀切”的弊端:“金字塔销售”与“团队计酬”有着本质的不同,统一定性为非法经营罪固然不妥,但全部认定为新的罪名(如组织、领导传销罪),同样不能反映传销本质。

“金字塔式销售”(PyramidSelling),也称“老鼠会”,包括“拉人头”和“收取入门费”两种方式。其名称繁多,如“连锁信”(ChainLetters)、“滚雪球”(SnowBalls)、“连锁式销售”(ChainSelling)、“金钱游戏”(MoneyGames)、“推荐式销售”(ReferralSelling)、“投资乐透抽奖”(InvestmentLotteries)、“老鼠会”等。其本质上是一种以销售形式掩盖不法目的的骗局,即以销售产品或提供服务为幌子,以高额回报引诱他人加入,获利主要来源于“下线”所缴付的费用,而不是来自产品销售或服务的提供。它根本不是“经营”,甚至连“非法经营”都算不上。这类似于贩毒,根本不存在“合法经营”之可能,也就无所谓“非法经营”了。各国立法机关均明令禁止“金字塔销售”,如美国各州的直销法律、日本的《无限连锁链防止法》、韩国的《直销法》以及我国台湾的《多层次传销管理办法》、我国香港的《多层式推销禁止条例》等。非法经营罪并不在于禁止“经营”的内容(“内容违法”),而是禁止其“未经批准”的程序上的瑕疵(“程序违法”)。

而“团队计酬”,即多层次直销(multi-levelmarketing),在性质上是一种经营行为,但由于经营方式特殊,很容易被一些不法商人利用,因而政府大多加强监管,需要获得行政许可,否则,即因程序上的瑕疵而成为“非法经营”。这类似于经营专卖商品,如未获得批准则属“非法经营”。我国目前还禁止“团队计酬”,未设置行政许可程序,但随着市场机制不断完善,必将制定出使之合法化的市场准入规范。然而,这也不意味着将来的“团队计酬”不能构成非法经营罪。其实,即使现已合法化的单层次直销,也要经过批准,获得国务院商务主管部门颁发直销经营许可证,否则,仍有构成非法经营罪之可能。

《批复》将两类不同的传销均作非法经营罪论处,忽视了规制对象在性质上的差异。而《刑法修正案(七)》对其中的“金字塔式销售”抽出来,重新进行规制,因此,可认为《批复》对此类传销的规制“自然失效”,但对《修正案(七)》未涉及的“团队计酬”仍然有效。

有学者指出:当前传销多以骗取财物为目的,是诈骗型传销,应认定为组织、领导传销罪,但不具诈骗性的原始型传销仍可能存在,应认定为非法经营罪。该观点虽主张“双轨制”,但认为修正案的立法理由在于《批复》的“滞后性”,不能适应传销的新变化。但是,传销并不存在从“原始型”向“诈骗型”发展的轨迹,“金字塔销售”一开始就是诈骗型的“,团队销售”至今也没转化为诈骗型,这两类不同的传销是自始就存在的。《批复》的弊端不是“滞后”,而是“单轨制”,并由此对国际贸易产生不良影响。而且,该观点认为诈骗型传销除具有原始型传销的特点外,还多了“骗取财物”这一要素,循此推演,组织、领导传销罪与非法经营罪就是特殊法与普通法的关系。这显然不妥,两罪的规制对象根本不同,不存在包容或派生关系,而是并列关系。

从刑法解释上看“,双轨制”具有实然性

首先,从文理解释看《,刑法修正案(七)》第四条所规制的传销包括“收取入门费”和“拉人头”两种,并明确指出,这两种传销是“以经营活动为名”的“骗取财物”的行为,根本不属于“经营活动”,故不能按非法经营罪论处,应另以组织、领导传销犯罪论。而《修正案(七)》所不涉及的“团队销售”则属于“经营活动”范畴,如未经批准(现暂未设置批准程序),自然应按非法经营罪论处。

其次,从体系解释看,组织、领导传销罪在刑法中的位置曾发生重大改变:“草案”一稿将该罪增设为“第225条(非法经营罪)之一”,而“草案”二稿改为“第224条(合同诈骗罪)之一”。这直接表明了立法者的态度:“收取入门费”、“拉人头”更接近于“诈骗”,而非“非法经营”!其罪状也由空白罪状改为叙明罪状,规制对象随之变化,而且强调了“骗取财物”的特点。

但应注意的是,本罪虽强调“骗取财物”,但并非诈骗罪的特殊法。否则,组织者构成本罪(特殊法),而参与者构成更重的诈骗罪(普通法),显然罪刑失衡。实际上,“金字塔销售”虽是骗局,但与一般的诈骗不同:参与者对于可能的财产损失是有预见的,但在侥幸和投机心理驱使下仍参与传销;这相当于“被害人承诺”,可以阻却诈骗罪成立;这类似于彩票投注站,即使夸大宣传,有“骗”的成份,但也不能认定为诈骗。“金字塔传销”侵害的主要是社会法益,它可能使众多参与者蒙受损失,即使无此损失,参与者相互间的不信任和相互指责往往导致社会性问题,为此,各国多将传销作为侵害社会秩序罪,而不视为诈骗罪。我国组织、领导传销罪以“扰乱经济社会秩序”为要件,也是侵害社会法益的犯罪,即使被骗者未损失,也成立既遂。一般而言,只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才会侵害社会秩序,故本罪只处罚组织者、领导者。参与者不构成本罪,当然,也不构成比本罪更重的诈骗罪。有观点将本罪的“骗取财物”等同于诈骗,为了避免法条竞合所导致的罪刑失衡,只能认为:本罪的处罚对象是“对诈骗型传销组织进行组织、领导的行为”,而不是传销活动本身,传销活动本身构成诈骗罪;但从现实看“,组织、领导行为”与传销活动本身(诈骗)是“一个行为”,故不数罪并罚,而应按想象竞合原则从一重罪处理。这种解释过于牵强:既是“同一行为”,有诈骗罪足矣,何需另设罪名?而且“,从一重”也使得较轻的组织、领导传销罪几无适用余地“;组织、领导行为”既已在组织、领导传销罪中评价,就不能在诈骗罪中重复评价(否则就不是想象竞合,而是法条竞合),这样,组织者的主犯因素在诈骗罪中就无法体现,就无法比一般参与人的诈骗罪更重,仍不能体现罪刑均衡。

再次,从立法者对修正模式的选择看,也能得出同样结论。对于刑法第225条(非法经营罪)没有明文列举而又有处罚必要的行为,有三种处理方法:(1)通过司法解释将应予处罚的行为归入第225条第(四)项:“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兜底条款);(2)在单行刑法或附属刑法中援引第225条;(3)以修正案形式在第255条中增设新“项”。

《修正案(七)》没有采纳以上三种处理方式,而是在第225条之外增设新“条”:“第224条之一”。这足以说明,以上三种方式均有不妥之处:对于“拉人头”和“收取入门费”既无法作为第225条下的“项”来规定,也不宜根据司法解释(包括原《批复》)依第225条第(四)项“兜底”定性。也就是说,第225条不能囊括这两种传销,所以立法者在第255条之外增设新“条”。

这是逻辑解释的必然结论,或许立法者本身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使刑法相协调是最好的解释方法“,对一个文本某一部分的诠释如果为同一文本的其他部分所证实的话,它就是可以接受的;如果不能,则应舍弃。”退而言之,既然立法者原意并不明确,本文这一解释结论也就不会与之相悖,“双轨制”具有合理性。


阅读量:869 PC版链接 移动版链接

推荐专题
江苏陆某被控贪污罪、挪用公款罪一案(挪用公款罪不成立)
张某被控盗窃罪一案 (取保终无罪)
曾X华被控贪污罪一案(缓刑)
汪某胜被控贪污罪一案(不起诉)
赖某被控非法经营罪一案(不起诉)
原央视主持人方宏进被控合同诈骗罪一案(不起诉)
王艺被控合同诈骗罪一案(无罪)
雷庭被判非法拘禁罪一案(终获无罪)
李某甲被控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采矿罪一案(不起诉)
马勇明等被判贩卖毒品罪一案(无罪)
推荐阅读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案件不予批准逮捕得以释放的八种情形
王思鲁:关于刑事律师的“真货”营销
拒绝迟夙生律师出庭,实际是侵犯了被告人明经国的权利
广强农村两委犯罪案件辩护与研究中心简介
七年了!今天,被告人高海东被控故意伤害案终于落下帷幕!
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中介绍行为的有效辩护研究
没有纸上谈兵的刑事辩护
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
“大妈讨债团”是黑社会性质组织吗?
贷款诈骗罪相关法律法规(2017版)
最新文章
刑事类罪化、个罪化精准辩护时代 —— 律师的苦与乐
宜信普惠怀化分公司出事了?P2P网贷平台容易越过的红线有哪些?
China tells financial services industry to wipe out online usury
刑事类罪化、个罪化精准辩护律师团队稳定队伍的经济条件
刑事类罪化、个罪化精准辩护律师的追求及达成
刑事类罪化、个罪化精准辩护律师团队四大“逆天”思维
广强律师事务所刑事类罪化、个罪化精准辩护律师团队几大“成就”
金牙大状丛书《刑事个罪案件无罪辩护宝典》
所有的套路贷案件都应定性为诈骗罪?NO!
刑事类罪化、个罪化精准辩护律师团队择新人四关键点

紧急重大刑事案件咨询可直接加广强律师事务所主任、刑事大要案辩护律师王思鲁微信向他反映(通过王律师手机13802736027)

如情况紧急,请直接致电:13802736027 电话020-37812500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天河路45号恒健大厦23楼(地铁动物园站C出口直走400米左右,东风东路小学天伦校区旁,原名天伦大厦。)

邮政编码:510600

Copyright 2013金牙大状律师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网赌被黑怎么办粤ICP备180134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