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牙学院 >> 金牙感言 >> 内容

比这个冬天更冷的,是情人已变的心 ——金融犯罪辩护律师办案随笔

办案律师/作者: 张王宏 来源:金牙大状律师网 日期 : 2021-01-18

 张王宏:广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金融犯罪案件辩护律师暨金融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主任 

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没有归路,春天总是一去不返,最疯狂执著的爱情也终究是过眼云烟。

——马尔克斯

 

这个冬天格外冷。

 

在最近的夜里,吕江无数次地梦见赛金花。站在他的面前,长发依然飘逸、身姿多么丰腴,但她的眼神飘忽。

 

一年多,他无数次在梦中见到她。现在,凝视着对面的人,他知道:她要抛弃我。

 

一年多了,她再没见过他。连样子也已经模糊。愁肠百结的望着对面这个人,她知道:我要抛弃他。

 

然而,就在一年前,吕江坚信,自己拥有了一份足以对抗海枯石烂的爱情。那些说过的话、那些滚烫的字眼,象烙铁一样刻在心上。

 

吕江本应忘了这些。三十六岁的他,显然还不知道,话,是不可信的。话,有时只是说说而已。他居然当真了。

 

 

往事不堪回首,然而最是忘情回首时。

 

2019年3月。春花烂漫的季节,两人有一场轻快的旅行。

 

就在那次,他俩从居住的呼市,去了五台山。那时,两人都觉得吕江的P2P要出事了。赛金花信佛,就此出了一趟远门。那也是一次长谈。

 

平常时的琐碎事烦恼事太多,只有远足,才能安静。

 

很多时候,人需要的其实不是旅游,而是安静。

 

就在当时安静的心境下,赛金花跟吕江说,如果将来判十年以上,就没法等他了。“如果是六、七年,我就等你。”

 

后来的赛金花,举动堪称义薄云天:花巨资在全国找到专业律师。一度还把自己原价200多万的宝马,交给律师代步。每次律师来呼市,吃饭住宿鞍前马后一应事宜安排停当,少不了约律师和亲戚、体制内的朋友及闺蜜一起吃饭。

 

赛金花是区人大代表、地产公司老板娘。恰恰是老板娘的角色,让投资人打上了她的主意。吕江的平台暴雷后,投资人分了两派,以王平带头的闹事派,拼了命地闹。无中生有给纪委举报,说赛金花拿了吕江的钱,说二人背地里是夫妻。说给吕江定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错误,根本就是诈骗,是集资诈骗,钱骗去了赛金花的公司。

 

正是“破网打伞”的敏感时期,纪委、警察,没少找赛金花问话。连哄带讹的问话,让赛金花心里十五个吊水桶七上八下,没了底儿。拿钱的事,一时半会儿说不清。但二人确实在处朋友,确切地说,当时的赛金花已经怀了吕江的孩子。

 

妊娠反应最强烈时,也是吕江的P2P平台风雨飘摇之时。吕江坚持没扯结婚证。赛金花为这事没少跟吕江怄气。回头来看,吕江正是为了赛金花着想,想她以后在金钱上、人生规划上,别和这平台扯上关系。这些正好证明,吕江、赛金花那时正是情浓时刻,托付终身时,都是为对方的好儿着想。

 

但平台的二当家,是吕江的前妻陈宁。对自己一手培植的公司,如同自己的小孩。为了挽救平台,陈宁怂恿吕江找赛金花借钱。

 

这事,偏偏让赛金花知道了。

 

性格耿直是北方人的特点,何况赛金花正值内忧外患,人生、声誉、家庭、事业,都卡在这节骨眼上。闹不好,还有刑事风险。

 

赛金花知道了,就去找陈宁。当时,已到临产期了,赛金花要闹,赛金花的妈妈喊怕怕,一路陪着赛金花。到了陈宁公司,远远地在楼下等。赛金花到了陈宁办公室,没见到陈宁本人。怒火中烧的赛金花,一通臭骂连带一通砸。到了后来都不记得自己怎样回的家。

 

那头陈宁倒沉得住气,返过身,拎了花篮和水果,上家里来看望赛金花。

 

陈宁这人,打小从亲戚家过继的。跟着养父母长大。寄人篱下的日子长了,加上天性伶俐,天生一副不急不燥的好脾气,最懂瞧人眼色讨人好。

 

这么一闹,赛金花又没了脾气。自己当时为啥闹上人家门上的,都想不起来了。

 

唉!不仅这点想不起来了。小孩子生下后,就抑郁了。

 

电视剧里才有的狗血剧,正是赛金花经历的真实。

 

 

小孩是女儿,赛珍珠。是赛金花的掌上明珠。相比满世界的糟心事儿,女儿是她现在唯一的精神寄托。当然也是吕江的最爱。出生没半年,吕江给抓了。开始时,在监仓里,收到赛珍珠的照片。

 

珠圆玉润、敦厚沉着的样子,让人怜爱。

 

赛金花也离过婚。今年三十六。本命年的她,大方、美丽、知性,活脱脱一朵盛开的石榴花。她在去年,吕江刚进去一月后找到我。她说,自己小吕江一岁,一直没孩子,就决定把孩子生下来了。

 

两人刚认识时,吕江条件也不赖。一米八五的个头,高大帅气,声如洪钟,且不说他的几部豪车,单单鞍前马后的司机就四、五个。

 

守着一个快要倒塌的P2P,是后来知道的事情。当时的吕江,陪她下馆子,陪她看电影,包包衣服的,自然没落下。几年下来,花了好几十万也是有的。

 

钱,其实赛金花是最不缺的,她本身出生在地产家庭。但有一样事情,让她服气:任她闹小性子,任她酒后骂人,任她因为陈宁的事情吃醋撒娇撒泼。吕小江就是一副憨笑,不愠不燥。

 

一个离异的女人,在生命的又一次轮回里,遇到了爱。

 

赛金花相信,这是真爱。为此,即使吕江事发,她仍然坚定地留住了两人的孩子。她还说“我不会再给其他人生小孩了”。

 

刚找到我去会见吕青时,赛金花少不了要交代一番,临了,不忘提醒我:问问有没给人欺负。别看他人高马大,性子可蔫着呢。

 

爱的背面,就是恨。而恨,往往从疑惑处展开。

 

 

察觉到问题,是从赛金花的疑惑开始的。毕竟,两人的关系,亲戚没工夫理,闺蜜也都有各自的糟心事儿,作为律师,我倒成了她的倾诉对象。

 

赛金花说,这个案子查到后来,根本没有吕江的钱给到她。反倒是后期,吕江借她的名,另成立了一家P2P公司,后来借的钱还不上,赛金花从父亲家人那里,为了救P2P,支出了300多万,都有银行流水在呢。还有案发后,平息出借人还了700万债。前前后后1000多万。

 

据吕江说,赛家给小孩买的房子,都二百多万了。

 

赛金花心底的疑问是:你都包不住了,为什么还把我也往里面拖?借我的名,又弄了那么多钱,这不坑我吗?

 

那时的我,一心想着帮他俩挽回感情,尽可能地冰释他们的前嫌。我说:这是一个人在临没顶前,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任何能救自己的,都会被抓住。这不是他无情,只能说,这是一种人性。毕竟,在没进去前,面临的牢狱之灾,就是不可想象深不见底的深渊。

 

赛金花当时释然了。然而疑惑一浮头,就会再次出现。

 

二人相识时,面对吕小江突如其来的攻势,她眩晕。一阵阵电流般的感动后,她冷静下来。但当时的她,不能自拔。

 

如果不是那次看到他的手机,赛金花不知道这爱里,还藏着背叛。

 

赛金花不是爱看别人手机的人。偏偏,那次太烦闷。偏偏,那次吕江的手机就在她手边。偏偏,那部手机还没有开机密码。

 

烦闷促使她点开屏幕,在那部唾手可得的手机里,隐藏了让她更烦闷的信息。

 

在那里,赛金花发现吕江和前妻陈宁的微信来往。

 

那两个离婚七年的人,内容竟然如此惊悚:吕江信誓旦旦地向前妻保证,要给儿子吕大学买千万级的保险!

 

就像贝壳里,掺了沙。

 

她想吐。

 

人生却不是可以吐掉的沙子。她只有切割。

 

 

开庭那天,似乎上天要决定一个重要的事情。

 

开庭前,呼市在下雨,一直下。开庭后,变成了雪。

 

蒙古雨汤汤洒洒,蒙古雨激情如瀑,蒙古雨暴烈凶狠,蒙古雨寒彻人心。雨转眼变成了雪,塞外雪花大如天。

 

开庭前,我去看了吕江。

 

近一年时间,吕江没再收过赛珍珠的照片了。看守的小灶菜,也跟吕江无缘了。疫情过后,我的会见频密了些,但仍然无法照顾吕江的落寞。

 

里面的照顾,都要打点,似乎因为疫情,都停摆了,大家都忙吧。

 

照片的事,我跟赛金花说过,她推说里面的人杂,啥人都有,小女孩的照片拿进去,不好。

 

最明显的,是吕江喊了两个月的鞋子、衣服。寄进去的鞋子,小了尺码,只能当拖鞋穿。衣服扣子违规了,不给穿。吕江交代说,干脆衣服不用寄了,因为里面的人出来的多,已经一年多,自己也成里面的老人了,别人的捡来也能用。

 

曾经威风八面的吕总,沦落到要捡别人衣服穿的时候。

 

这次开庭,如果说有什么成就,就是原来担心的诈骗并没有认定——纵使面对五平一干人阻止开庭、信访、闹腾的压力。还有就是,起诉书里没有认定的自首,当庭公诉人认定了。最高八年半的量刑建议,后来定了八年。一年来紧张的悬起来的心,可以落回肚子里了。

 

同案的共两人。陈宁,判了七年半。

 

面对1亿多未偿付的投资款,这个结果让人无语。即使按八年算吧,如果能假释,实际执行可能就六、七年。刚好,落在赛金花承诺的十年以下。

 

那天开庭,赛金花要避嫌,不能去。开完庭出来,我把衣服和鞋子不合的事情,和赛金花交代了,她一口答应,说鞋子已经交人去办了。

我还讲到,吕江提及的,十年以下会等待他的话。

 

赛金花避开我眼神,婆娑着长长的睫毛:“你让他不要太操心,等他出来,我都会给安顿好,以后生活不用愁。

 

“孩子现在这么小,从出生对他就没印象,背着这样的一个父亲,还要考虑今后上学。我们家人,在市里面认识的人也多,今后也要考虑pe家里的发展。”

 

赛家,是当地的地产商。赛金花讲的,我能理解。我需要的,是捋一捋一年的所见。

 

一年里,我在舞台的旁边,看到了一场爱情的落幕。从我的心里,没有波澜。我都能理解。

 

曾经的赛金花,家里的小公举,一下撞上社会上的人精、婚姻中的不顺、生意场上的倾轧、生理上的高龄生产,哪儿哪儿的不留意,一下子堆积起来,登时就翻车了。

 

在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赛金花何曾不是一只躺在煎板上的活鱼。独生女之前所有的宠爱,不能给她点滴的处理经验。

 

现在一看,短短一年,跟过山车似的。在顶点时,她爱吕江,那种久违的宽容+礼物+殷勤,让她重回小女孩的童话世界。

 

但童话世界,经不起现实的风浪。当风潮过去,她的人生似乎才刚开始。

 

赛金花独自站在这茫茫世界上。在内心里,她只是个小女孩。

 

 

到今天,判决下了快一个月了。对吕江,我没有再去见过他。却常想起开庭前的那场雨。

 

塞外的雨,无影无踪。只见地上一滩湿,走出去,天空并没有雨飘下。

 

我听赛金花说过,内蒙古有一种冻雨,就是天上掉下来时,是雨,等落到地面的一刻,冻成了冰凝固在地面。赛金花指着自己的额头跟我说,她就因为这冻雨摔倒过,额头上现在还有疤痕。

 

这一年来,我也忘不了吕江的变化,他原本是一个沉稳的人。一个拥有爱情的男人,就像掌控了整个世界。开头的会见,他都是嘻里妈呵不当回事的样子。从来没对案子里的钱、作案细节有过啥争议。

 

开始会见的地方也宽敞,二楼的大房间里,我们之间隔着大片的铁栅栏。

 

但后来,会见因疫情改到一楼,是原来家属会见室改造出来的小隔间,一溜排开有六七间,一进门最宽敞的一间是开庭用的。我还曾撞到有检察官、法官,塞满人在那里开庭的。专门有人,劝阻经过的律师要肃静。

 

后来会见到吕江,更多时是苦愁着脸,人瘦了一圈又一圈,衣服却像是紧身了。最后一次,一遍遍地絮叨赛金花和他去五台山说过的话。

 

比“她不爱我了”,更残忍的是,“她不要我了”。

 

在他一遍遍的重复里,我感受到抑郁一般的气氛。我在想人说的话究竟意味着什么。

 

语言,无非是心声。而人心,都是现实的。现实每天都在变化,人又怎能刻舟求剑呢?我们每个人,都要努力起来,面对全新的一天,不是吗?

图片

图片

(文中情节俱为真实,人物姓名为虚构)


阅读量:153 PC版链接 移动版链接

张王宏
张王宏金融犯罪案件辩护律师
证件号:14401201610349730
紧急刑事案件咨询可直接加广强律师事务所案管专员手机:13503015895)
如情况紧急,请直接致电:13503015895 电话:020-37812500
推荐专题
江苏陆某被控贪污罪、挪用公款罪一案(挪用公款罪不成立)
张某被控盗窃罪一案 (取保终无罪)
曾X华被控贪污罪一案(缓刑)
汪某胜被控贪污罪一案(不起诉)
赖某被控非法经营罪一案(不起诉)
原央视主持人方宏进被控合同诈骗罪一案(不起诉)
王艺被控合同诈骗罪一案(无罪)
雷庭被判非法拘禁罪一案(终获无罪)
李某甲被控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采矿罪一案(不起诉)
马勇明等被判贩卖毒品罪一案(无罪)
推荐阅读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案件不予批准逮捕得以释放的八种情形
王思鲁:关于刑事律师的“真货”营销
拒绝迟夙生律师出庭,实际是侵犯了被告人明经国的权利
广强农村两委犯罪案件辩护与研究中心简介
七年了!今天,被告人高海东被控故意伤害案终于落下帷幕!
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中介绍行为的有效辩护研究
没有纸上谈兵的刑事辩护
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
“大妈讨债团”是黑社会性质组织吗?
贷款诈骗罪相关法律法规(2017版)
最新文章
化工品怎成制毒物品犯罪?以辩护视角揭示背后涉毒之法律玄机
陈某涉嫌非法经营罪一案(正在办理中)
王某涉嫌制作、复制、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一案(正在办理中)
喜讯||团队新增一起特大跨境网络“裸聊”敲诈勒索案,技术人员获取保候审
办案札记|买卖外汇案件:量刑建议5.5-7年的主犯,为何最终判处缓刑
非法集资金融犯罪辩护团队新增一起地下钱庄类非法经营犯罪案件 ——主犯变从犯,实刑变缓刑
办案札记: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案件(诈骗罪关联案例),30天内成功取保后无罪
广强律师事务所周筱赟律师接受南都周刊采访
被控涉新能源汽车及新型机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一案之一审发问提纲
被控涉新能源汽车及新型机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之一审质证意见​

紧急重大刑事案件咨询可直接加广强律师事务所主任、刑事大要案辩护律师王思鲁微信向他反映(通过王律师手机13503015895)

如情况紧急,请直接致电:13503015895 电话020-37812500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天河路45号恒健大厦23楼(地铁动物园站C出口直走400米左右,东风东路小学天伦校区旁,原名天伦大厦。)

邮政编码:510600

Copyright 2013金牙大状律师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网赌被黑怎么办粤ICP备180134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