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牙学院 >> 金牙感言 >> 内容

飞蝶衣:我想把心割下来,这样就不会心痛了

办案律师/作者: 张王宏 来源:金牙大状律师网 日期 : 2020-01-15

飞蝶衣:我想把心割下来,这样就不会心痛了

 

张王宏:广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金融犯罪案件辩护律师暨金融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主任


飞蝶衣是职业律师,弟弟被抓后一个月找到我

 

家里姐弟四个,弟弟小虎是唯一的男孩,也是老幺。另外两个妹妹情况不济。

 

长姐如母,飞蝶衣说。自己必须扛起这件事儿。

 

小虎去年曾在一个仓库打了三个月散工,到了7月底,公司通知放假,却欠了他一个月工资,到9月这3千多块才追回来。拿钱时听说,老板7月底已经给抓了。

 

到12月,小虎也给带走了。罪名: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

 

老父亲七十多岁了,除了在老家勉强能照顾自己,没法儿在这件事情上帮到一星半点。老母亲从出事那天起,每天只一味地抹眼泪。

 

飞蝶衣找遍了省城的律师,知名律所跑遍了。

 

2020新年后的一个辗转无眠的夜晚,看到一篇文章,夜里1点多,和小虎的妻子晓霞一合计,找到了笔者。

 

会见:讷言的当事人

 

黄州地处中原,1月,正是寒气逼人的时节。10日清早。6点半天还没亮,和习蝶衣在约定的路口碰头。驱车40分钟后,来到看守所。

 

7:30入所,8;30办理会见手续,9时,见到了高大、帅气的飞小虎。

 

这是一次沉闷的沟通。

 

给我印象深刻的,是11点多要结束时,小虎离开的那一刻。

 

小虎侧转身,要回去,却看到我站着,他僵住了,问:那我走了啊?!

 

我说:好。

 

顿了三秒钟,他身子晃晃,还站在原地,又问:那我走了啊(第二遍)?!

 

又是几秒:那我走了啊(第三遍)!

 

直到第四遍。大约觉得他不离开,我便不会走,这才扭头,缓缓踱回两米之外的监仓走廊,蹲下去。

 

每想起这一幕,我都会想起飞蝶衣的话:“飞小虎生性腼腆内向,不善言词”。

 

心痛:我想把心割下来

 

“…开始的那段时间,我的心那个痛呀,我就想把心割下来,这样它就不会痛了…”


现在,我能够理解,会见完那晚走在黄州冷冷的街头,飞蝶衣的这段话了。

 

这个案子,是我从内蒙完成一个非吸案的补充阅卷,南下湖北处理一个审判阶段传销案的途中,接到的。现在想起,当法律上的专业问题散去,留在我心中的印记,就是飞蝶衣的这句话。

 

“我想把心割下来,这样它就不会再痛了。”

 

一个人痛到要粗暴地割掉自己的心,那是一种怎样的痛?

 

同袍情、姐弟情,但如果一切都是应有惩罚,理性的人一定是不至于此的。这里的痛,来自于一个身边疼爱的人,而自己作为专业人士,却不解其所以然。

 

这个过程,仿佛看着灾难,正生啃硬咬单纯、单薄的另一个自己,却只有眼睁睁看着,无能为力。

 

飞蝶衣是民商事律师,坦言对刑事法律不太了解。却也给弟弟写的4千字的法律文书,在批捕前已经递交给了检察院,但还是批捕了。

 

专业律师,不能是法律条文的搬运工,不能使用被别人千万次重复过的、没有生命力的、无法表达真实意思的空洞字句,也不能在有限的篇幅内,牵扯与法律判断无关的家庭情况或个人品行。充分地浸泡在案件中,完整地感受当事人处境,用浅白、清澈、描述性而非总结性的文字呈现案情,揉合以穷尽法律的所有规定及同类判例,直击案件的焦点,才能起到直击人心的辩护效果。

 

我看了飞蝶衣的文书,情真意切。真真可以感受到她的“心痛”,但直到见完飞小虎,我才领会到了飞蝶衣的困惑:

 

其实,飞小虎所从事的,并非销售行为,而是仓库劳务活动:没有合同、没有社保、不在公司打卡,除了卸货、装货,就是把封箱上的外文标签换上中英文都有的新标签。

 

关键,就是这个贴标签。

 

贴标签:证明否定性事实的逻辑困境

 

飞蝶衣说,他问过办案的大队长。队长讲,小虎从事的是关键的环节,没有他,就没有这些销出去的假商品!

 

但是这里缺少了一环,而且是重要的一环:小虎有无和老板的意思联络?

 

也就是在这关键行为的认定上,出现了分歧。

 

警察认为有,而笔者认为没有。

 

笔者认为没有的原因,是在外文标识上覆盖包含中文字样的标签,为生活中的进口商品标识所常见。

 


相应地,更换标签,是在有代理权的公司安排下,履行自己的岗位职责,而彼时公司并未涉罪。如何评价,应综合行为人的工作时间、过往经历、教育水平等。径行认定其具有主观故意当然是不妥的。

 

办案人员认为有。是因为“不能换别人的标签是连三岁小孩都知道的事情。”

 

但是小虎说,警察问话时,把他讲的内容“变”了,笔录记的和他讲的不一样。但他不懂,也不敢让警察改过来。

 

比如,他不知道公司人员的组织架构,因为他不在公司上班,也因为他仅仅工作了三个月。但笔录上详细地列举了他所不认识的各部门的各个负责人。

 

又比如,对换标签是公司要求,记成“是假的,不换客户不要”,对不知道货从哪儿来的记成“从…来的”…

 

这是典型的指名问供,相关笔录作为非法言词证据应当排除。但是,根据笔者刑事辩护的经验,怎样纠正是一个漫长而富有专业技巧的过程。

 

比如,怎样证明小虎不认识公司高管、不知道商品的货源地呢?在逻辑上,否定性事实是无法证明的。在看不到他人证据也没调取到讯问录音录像的情况下,这些都是未知数。当然,为避免暴露辩护策略,现阶段不宜启动。

 

案件的问题更在于,既然“三岁小孩都知道不能做的事情”,为什么要作与当事人供述不符的记录?

 

显然,办案人员从内心都认可,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公司架构、不知道货源、只是按岗位要求换标签,且在新岗位工作了短短的三个月,是不应认定为构成犯罪的。

 

事实上 ,小虎工作的地点在仓库而非公司(他甚至除了面试外,从没去过公司),而小虎之所以选择薪酬微薄的仓库上班,完全是为了照顾家庭,其家中10岁的儿子,平时的课程辅导和日常接送都靠小虎(儿子自出生到案发,从没离开小虎这么久,妻子晓霞则每月平均20天时间出差在外)。


邂逅:恍惚中与另一个姐姐的喜悦擦肩而过

 

有人说,愤怒是无能的表现。那痛苦,便是承受无能的过程。


飞蝶衣的痛,来自不是自己,却比自己还重要的弟弟,不能承受的被突然剥夺自由的感同身受。

 

就在会见结束时,飞小虎有一句话要我带出去,就是她想见姐姐飞蝶衣。小虎说,姐姐以前每周会见他两次。

 

我把这个告诉飞蝶衣时,眼前又浮现出会见的一幕幕:从起床到会见完全结束,一次会见,就消耗掉了一个人一天中最精华的6个小时。

 

想起来,飞蝶衣已年过不惑,她已经在这条“家——看守所”的路上奔波了一个月,接下来,还需要继续奔波,而终点,是未知。

 

飞蝶衣经过多番挑选,找到了我。其实,我在另一面,也被她的执着与姐弟情深所感动。

 

世间情,能有真挚的爱,非常难得。哪怕,自己只是那个主动付出的人。

 

那天会见后,和飞蝶衣午饭时,接了一个电话。是湖北武汉的当事人被不起诉释放了——正好,是另一个姐姐胡小兰帮弟弟胡阳找到我之后,历时半年多而成功摆脱不白之冤。

 

飞蝶衣听到了我电话沟通的全过程。在我放下手机后,她兴奋地站起来,和我握手、祝贺我。

 


我相信,她的祝贺是真诚的。正如我可以感受到,她这个姐姐,是真诚地替电话里的另一个姐姐,圆了另一个弟弟的无罪一样,有感同身受的喜悦。

 

虽然,我不知道,那一刻的飞蝶衣,是否一度恍惚有变身为电话里的胡小兰的错觉。

 

我相信是有的。

 

但我知道,每个案子是不同的,不同的案子,就是不同的信息流交互作用的过程,所有的诉讼参与人、家属、公权力方,其态度、认知甚至教育及社会经历,都会参与到案件处理的信息流中,并最终定格案件。

 

后记:1月13日上午,笔者向办案公安机关提交了法律意见。14日上午,笔者在去湖北办理一传销罪案的途中,接到了黄州市案发地公安分局法制部门打来的电话,共沟通约13分钟。虽然飞小虎目前仍被羁押,但很明显辩护意见引起了办案人员、法制部门的重视,有这样的开始,接下来,以专业、尽责、高效的沟通,才能尽快还当事人以自由。

 

(文中情节,均来自真实案例,人物为化名。涉案法律文书,将择期发布。文中所涉另一湖北籍当事人无罪不起诉情况,可参阅《2020年最梦幻无罪:走出高墙,回家过年 ——胡某被控合同诈骗罪案之庭前无罪律师工作札记》。延伸阅读:《刑事辩护的那些事儿:论刑辩律师的修养》)


——张王宏律师2020年1月15日于湖北建始


【关键词】金融犯罪辩护律师;互联网金融犯罪案件辩护律师;金融犯罪案件律师;广强律师事务所;金牙大状律师团队;张王宏律师;私募、众筹、P2P暴雷潮辩护律师;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犯罪案件辩护律师;股权众筹;债权众筹;P2P平台;互联网金融;互联网金融犯罪辩护律师;互联网金融犯罪有效辩护;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辩护律师;集资诈骗罪辩护律师;非法集资犯罪辩护律师;虚拟货币犯罪辩护律师;保险诈骗罪辩护律师;票据诈骗罪辩护律师;妨害信用卡管理罪辩护律师;暴雷潮    

阅读量:166 PC版链接 移动版链接

张王宏
张王宏金融犯罪案件辩护律师
证件号:14401201610349730
紧急刑事案件咨询可直接加广强律师事务所案管专员手机:13503015895)
如情况紧急,请直接致电:13503015895 电话:020-37812500
推荐专题
江苏陆某被控贪污罪、挪用公款罪一案(挪用公款罪不成立)
张某被控盗窃罪一案 (取保终无罪)
曾X华被控贪污罪一案(缓刑)
汪某胜被控贪污罪一案(不起诉)
赖某被控非法经营罪一案(不起诉)
原央视主持人方宏进被控合同诈骗罪一案(不起诉)
王艺被控合同诈骗罪一案(无罪)
雷庭被判非法拘禁罪一案(终获无罪)
李某甲被控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采矿罪一案(不起诉)
马勇明等被判贩卖毒品罪一案(无罪)
推荐阅读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案件不予批准逮捕得以释放的八种情形
王思鲁:关于刑事律师的“真货”营销
拒绝迟夙生律师出庭,实际是侵犯了被告人明经国的权利
广强农村两委犯罪案件辩护与研究中心简介
七年了!今天,被告人高海东被控故意伤害案终于落下帷幕!
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中介绍行为的有效辩护研究
没有纸上谈兵的刑事辩护
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
“大妈讨债团”是黑社会性质组织吗?
贷款诈骗罪相关法律法规(2017版)
最新文章
足不出户做兼职构成犯罪?
赢辩浪潮||专业,给人自由​ ——金融犯罪辩护刑匠团队无罪辩护2020上半年记
刑辩律师每一步都是进京赶考
楼下超市推出的充值返利活动,是非法集资吗?
黄某某涉嫌走私普通货物罪一案(正在办理中)
陆某某被控诈骗罪一案(正在办理中)
​方某某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一案(正在办理中)
韩某涉嫌诈骗罪一案(正在办理中)
林某某被控非法持有毒品罪一案(正在办理中)
时某涉嫌诈骗罪一案(正在办理中)

紧急重大刑事案件咨询可直接加广强律师事务所主任、刑事大要案辩护律师王思鲁微信向他反映(通过王律师手机13503015895)

如情况紧急,请直接致电:13503015895 电话020-37812500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天河路45号恒健大厦23楼(地铁动物园站C出口直走400米左右,东风东路小学天伦校区旁,原名天伦大厦。)

邮政编码:510600

Copyright 2013金牙大状律师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网赌被黑怎么办粤ICP备18013404号-2